博鱼体育登陆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看别人的九品机缘(求订阅)

博鱼体育登陆 www.guiagayargentina.com 一只辣椒精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博鱼体育登陆 www.guiagayargentina.com,最快更新我若修仙法力齐天最新章节!

    若菩提达摩没来找自己,李鸿儒觉得自己能将如来佛祖晾上十年二十年。

    但凡他不前去吐蕃国,李鸿儒觉得这辈子没可能和如来佛祖撞上。

    即便李道宗身死,李鸿儒也强压下了心中前往吐蕃的念头。

    没有天仙界秘境的环境,又或是如北天门秘境等地的灵气补充,元神之躯难于维持长久。

    这是慢慢的拖延。

    拖延的时间越长,佛陀们的实力也就慢慢褪了下去。

    仙庭往昔也是用这种软刀子,李鸿儒也不例外。

    只是诸多事情牵扯甚多。

    不老药多了一个背锅的对象,也诱发了西王母宫驱逐佛教僧人。

    这让如来佛祖谋夺大唐的念头愈重。

    “时间不多了!”

    不论是魔君团体,还是北俱芦洲的九大部落,又或是疆域纷争,又或是核查仙庭中人下凡。

    在面临佛教侵袭时,什么重事都能放下。

    李鸿儒在木桌上敲着手指。

    毫无疑问,即便是他们能击杀契铁勒和同罗铁勒,大唐朝廷中依旧没有能和如来佛祖打正面的人。

    策略再多,后手再多,面临坚不可摧的暴力时也最多弄到两败俱伤的地步。

    这是唐皇当初走过的路。

    只是当初的执棋者是唐皇,如今则是李鸿儒在其中穿插。

    “可我没学成那几册佛经,缺乏修行八九玄功的底气,又不曾踏入元神九品!”

    若是要打正面,李鸿儒数遍朝廷上下,也只有他和徐茂功能动手。

    但李鸿儒见识过如来佛祖数次杀伐,很清楚自己动手后的下场。

    他此时处于一个修行的悖论区中。

    想元神九品,他必须谋夺一件助推妖元神圆满的天地灵根。

    想渡过天劫,或寻十件八件顶级护身法宝,或修行八九玄功。

    顶级护身法宝难寻,想冒险修八九玄功又缺乏底气。

    甚至于八九玄功的速通不仅仅只是需求八级练功房。

    看着太吾中的练功房。

    李鸿儒只觉他当下的事情极多。

    李鸿儒难于去催促陈祎通译佛经,但他还有诸多完善之处。

    譬如修行八九玄功需要的练功房等级,又或提高佛教典籍作用的佛堂。

    不管到时是否需要,他提前备一些材料没问题。

    若是有所需求,他到时也能临时升级。

    黄金最先入账。

    这是吴山挖掘的钱财,其中近一半被李鸿儒制作而成了鸦九剑,剩下部分则用于营救杨素的车队物资。

    只是李鸿儒动用了朝廷力量做事,剩下了近十万两黄金。

    “佛堂、练功房、道馆、演武堂对财富的需求只多不少!”

    时值四月,杨素还在引西梁国女子入关,李鸿儒则跑了一趟荆州。

    依太吾诸多建筑的需求规律,杨素宝库的钱财大致能满足大部分建筑的财富所需,而且李鸿儒还有北斗星君帮着挣钱。

    在钱财的项目上,他如今能满足这数处建筑提升的基本需求。

    “师弟,你这是要干大买卖?”

    荆州城中,公孙举等人踏出了桃花源秘境。

    李鸿儒在公孙举那儿取回钱财时,也见到了右领军中郎将薛礼。

    这是裴守约甚是赞叹的年轻将领。

    但薛礼的年岁已经不年轻,有了近四十岁。

    李鸿儒也只能从坚毅的面貌上看出往昔一丝熟悉的生涩痕迹。

    “藏书秘阁中有先帝所擅的《落日弓》箭术,编号六四七,若你依旧在箭术上发展,可以去参考参考这册典籍!”

    “多谢大人指点!”

    李鸿儒和薛礼的交谈很短。

    两人只是相互照面,又有彼此短暂的交谈,薛礼就有急匆匆的告别。

    诸多话题重新落回公孙举的口中。

    不断转移钱财,这也让李鸿儒开始讲述这一年的变化。

    “世事变化如沧海桑田……”

    公孙举喃喃了一声。

    在桃花源秘境中的一年,这是极为安详和煦的一年,又有公孙韵、李旦、王梨等人有了同阶的练手对象。

    这是众多人实力不断向上的一年。

    但这也是诸多变化生出的一年。

    这一年,长安城大乱,诸多皇亲国戚重臣被诛杀,又有诸多人开始修行《炼经》。

    这一年,北俱芦洲大乱,不仅仅有阿史那贺鲁建国,还有诸多地仙界秘境之主或先或后的被诛。

    这一年,西王母宫乱象生出,不老药的遗失让一些老仙人有了焦躁,西王母有念头想率先活出自己的第二世。

    这一年,观自在菩萨重归了东土,佛教的一颗利齿被撬下。

    这一年,佛教被西王母宫利用阵法驱逐,有了内部的混乱,也愈加将目光投向大唐。

    ……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但在桃花源秘境中,没人知晓外界的变化。

    若继续归于地仙界中,这种变化会更多,也让人更难于接受外面变化的世界。

    “我原本想着坐拥秘境是一桩大好事”公孙举道:“哪知会有这种仿若隔了千年之感?!?br />
    对公孙举等人而言,世界变了。

    心思再灵活的地仙高手,但凡地仙界秘境回归,到再次重显人间时,诸多事情已经难于拿捏重点。

    “若是我们再次潜修,岂不是秘境重启之日,就有可能应战?”

    公孙举询问出声,这让李鸿儒难于答复。

    他落在北天门秘境中数月,便是李道宗等人被核查都难临场。

    若是秘境中岁月久了,或许李鸿儒某天有需求时需要请陶依然等人协助,或许也难于等到恰好的时机。

    这不得不让公孙举等人有了另外一种生活。

    “你应什么战,你元神九品不曾踏入,化鸟术法也生涩,难于匹配境界带来的实力,去给你师弟添乱不成?”

    在荆州的宅院中,王福畴听了很久。

    观自在菩萨都只是这种局势中的挣扎者,公孙举则是连挣扎都乏力。

    即便他们建立了江湖中人心目中的圣地,但相较于教派和老牌的秘境之主,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

    甚至于他们面临年岁衰老的问题,若是不能踏入九品寻求长生药的助推,十余年内死亡也不奇怪。

    此时已经不同于以往,以往挂在朝廷中,成为朝廷的一份子,也在朝廷这个庞然大物上贡献自己一份力。

    而在现在,他们已经独立成一个小小的个体。

    虽然与朝廷依旧有牵连,但他们无疑属于一种另类。

    这让他们不需要去大集体上添砖加瓦。

    而没有处于朝廷体系中,即便他们想插手都很难。

    更主要的问题是,除了陶依然,其余众人欠缺插手的能力。

    “那种大白鸟太难变化了,拿捏不到位很正?!惫锞汆止镜溃骸拔矣置患嬲暮桊?,哪能完全变化到位!”

    “参考鸿鹄的形态不是问题!”

    李鸿儒伸了伸手。

    只是念咒的瞬间,他仙衣褪去,赤霄?;砂咨嵊?,人已经化成了鸿鹄。

    “这鸟的飞纵能力尚可,抓人也不错!”李鸿儒道。

    “不只是飞纵和抓人,它……”

    身体巨大的鸿鹄显出,公孙举等人一愣,又看向了李鸿儒身后闪烁光芒的尾羽。

    “师弟,难道你没觉察这鸟的祥瑞之处?”

    “祥瑞?”

    “鸿鹄眼睛尖锐,能轻易看到地上各处天材地宝,尤其尾羽光芒闪烁时,鸿鹄会有寻觅真实的可能!”

    “我从未发现过什么天材地宝!”

    李鸿儒只是想想自己飞纵的速度和高度,只觉自己化身鸿鹄而飞和公孙举化身鸿鹄而飞压根不是一码事。

    相应他没发觉过什么鸿鹄的祥瑞,这些年来尽利用来长途飞纵了。

    甚至于他还利用天衣遮挡了鸿鹄尾羽的光芒。

    但公孙举提及的寻觅能耐倒是让李鸿儒想起一桩事情来。

    “观自在菩萨的秘境是定海珠化成,如这种珠子在外可能还有二十三枚,若你化鸿鹄后有祥瑞寻觅的能耐,飞飞查查也不错”李鸿儒推荐道:“那珠子奇重无比,但内固了山河秘境,很可能化出一些了不得的机缘之物?!?br />
    久居秘境并不会带来修为的不断向上,若是时间长久,秘境中的环境只能延缓衰老,难有向上的裨益。

    公孙举若是想勘破九品的机缘,闭门造车难有成功的希望可言。

    李鸿儒也只得举荐几份大机缘。

    “在乱星海那儿……”

    他还提及了魔君组织的基地。

    只是乱星海的机缘难言好坏,也难言必然就有向上的可能,李鸿儒推荐时又不乏告诫。

    “骊山地宫那儿倒是也有一桩机缘,不过那地方只适合女子使用!”

    黎山老母的地宫中阴气腾升,又有寒玉床变异。

    这是对陶依然、公孙韵、王梨等人有裨益之处。

    若是以礼仪拜访黎山老母,或许也能借用两分力。

    “还有一桩机缘,你们……”

    李鸿儒整理归纳自己的所知的机缘时,他隐约觉得自己忽视了什么。

    “还有药王孙!”

    将诸多经历齐齐回忆了一遍,李鸿儒才记起这个在终南山炼药的老游医。

    药王孙寻常没什么机缘可言。

    但契铁勒从北俱芦洲带了两根鹤衔草。

    若药王孙已经将这种仙草熬成了药,这味大药或许能带来一些裨益。

    李鸿儒没有相关需求,但其他人或多或少可以借用。

    尤其是李旦的金雕妖爪,这是随着修为高深后难于跟上需求之物,若能寻到药膏,这或多或少能进行一些强化性质的修炼,能匹配到当前的实力。

    “小弟,如此多机缘你都看不上,你的九品机缘在哪儿?”

    听了许久,陶依然才开口发问。

    这让李鸿儒手中玩转的黄金锭放下,脸上有一丝难于琢磨的心态神色。

    他当下处于一个较为奇怪的修炼怪圈中,能不能修成九品元神并不在于自己,而是需要先看别人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