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登陆

第二百九四节 猜测

博鱼体育登陆 www.guiagayargentina.com 黑天魔神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博鱼体育登陆 www.guiagayargentina.com,最快更新虎警最新章节!

    陈妙筠尽可能让自己的声调保持平和:“新秋虽然与张雅翠不在一个班,但她们是很好的朋友。就像我和玲钰,都是很小就认识,以后上了同一所学校?!?br />
    虎平涛酝酿了一下情绪,斟字酌句道:“陈女士,您认为您的女儿在这起意外事件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陈妙筠深深吸了口气:“其实我也想过可能是新秋她自己出了问题??伤攀臧?!她与外面的接触不多,平时就喜欢待在家里看书,经常追剧,尤其是米国和岛国的。新秋很善良,她平时的零花钱都省下来,国内几次重大灾害,她都会捐款,还在学校里带头搞慈善宣传?!?br />
    停顿了一下,陈妙筠问:“虎警官,您相信梦境吗?”

    虎平涛回答的很策略,他笑着说:“我是中国1共产党党1员,无神论者?!?br />
    陈妙筠摇摇头:“不,我指的不是这个。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灵存在,但我不是绝对意义上的狂信者??墒亲源友@锍鍪乱院?,新秋每天晚上都说梦见张雅翠……这就很难用常理来解释?!?br />
    虎平涛心中一动:“您的意思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陈妙筠沉默片刻,认真地回答:“我很了解我的女儿。她不是坏人,没有坏心,更没有做出邪恶行为的动机。我承认她现在的确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她很害怕,非??志?,所以她封闭自己,拒绝与外界交流,也不愿意把心里的秘密说出来?!?br />
    虎平涛微微点头,继续问:“陈女士,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请求港城警方的帮助?因为就目前您收集到的这些信息,已经有相当一部分能与“罪案”联系起来?!?br />
    陈妙筠道:“这个世界上每一件事都有它存在的理由和意义。港城警方不是白痴和瞎子,我相信他们肯定在调查,发现和知晓的情况肯定比我多。之所以没有对外界公布,肯定有他们的理由。另外,还是那句话:新秋是我的女儿。我不愿意让她的生活受到干扰,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对她造成打击,甚至对她今后的生活造成影响……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虎平涛会意地点了下头:“也就是说,我不能用警察的方式与您的女儿接触?”

    陈妙筠语调缓和:“不要误会,我对您没有敌意。其实我非常感激您能来港城帮我这个忙。我是新秋的母亲,从小我就看着她长大,我是她最熟悉也是最亲密的人。如果她对我都不肯吐露秘密,对一个外人就更不能透露只言片语。所以讯问这种事除了激化矛盾,让她的病情恶化之外,毫无意义?!?br />
    虎平涛注视着她的双眼:“您确定?”

    “我确定!”陈妙筠的态度很坚决。

    虎平涛不再坚持,他笑了一下:“那我们的调查必须加快进度了。我这次来港城,上面只批了两周。时间一到,无论成与不成,我都要回去?!?br />
    陈妙筠双手交握着:“我明白,玲钰跟我说过。酬金方面不成问题,我丈夫的生意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在这方面我们决不吝啬?!?br />
    虎平涛摆了摆手:“这不是重点。我的意思是,我和郭女士之间有过交集,彼此关系也很近,所以在一些细节问题上,希望陈女士您不要隐瞒。这有助于我的工作,也能更快的解决问题?!?br />
    陈妙筠问:“您指的是什么?”

    虎平涛道:“四个没有参加郊游的学生当中,有一个叫做李博文?!?br />
    陈妙筠道:“我说了,他是我女儿的男朋友?!?br />
    虎平涛认真地问:“请详细说下他的情况?!?br />
    陈妙筠回答:“李博文与我女儿是同一年考进这所学校。港城这边不像你们内地,中学没有初中和高中之分,只有中一到中六,然后毕业参加考试。新秋在二班,李博文在三班,两隔壁,中一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那时候只是经常在一起玩和做作业,到了中二的时候,新秋告诉我,她喜欢李博文?!?br />
    虎平涛笑着问:“您同意还是反对?”

    陈妙筠也笑了:“当然是反对。这是任何一个家长的本能反应。新秋当时才十二岁,谈恋爱显然太早了。而且那个年龄的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充其量就是觉得某个人对她不错,彼此有好感而已?!?br />
    “我丈夫与我的观点有些不太一样。他觉得两个孩子多相处是好事,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也许谈着谈着就分了,也算是给新秋积攒一些社会经验。至于男女之间的亲密接触,只要大人盯紧点儿就行……被他这么一说,我也就同意了?!?br />
    说着,陈妙筠打开摆在桌上的一个文件袋,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虎平涛:“这就是李博文?!?br />
    照片的男生身穿校服,体型偏瘦,与周围的参照物比较起来,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肤色偏深,剃着很常见的学生头,浓眉大眼,笑起来很好看。

    虎平涛手持照片仔细端详:“挺帅的,很招女孩子喜欢?!?br />
    说起这个,陈妙筠就倍感头疼:“我女儿也是这么说的。中二的时候她就告诉我,以后一定要嫁给李博文……唉……”

    一席话,把虎平涛和郭玲钰听得笑起来。后者扶着陈妙筠的胳膊安慰道:“小女生嘛,不奇怪?!?br />
    虎平涛止住笑,轻轻放下手里的照片,问:“李博文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他父母关系不错?!背旅铙薜溃骸八盖拙乓桓銎敌蘩沓?,生意很不错,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但在港城也算是富裕人家。他母亲家里开茶餐厅,家族企业,她名下有三个分店。排骨饭和叉烧饭味道很不错,生意兴隆?!?br />
    “李博文家庭和睦,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答应新秋与他相处。其实钱多钱少无所谓,关键是原生态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如果父母离异,无论任何理由,都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再就是父母之间不能吵架,至少不能当着孩子的面吵?!?br />
    虎平涛道:“看来您调查的很详细??!”

    陈妙筠继续道:“我再说说杨益中吧!他和李博文一个班。他那天的确是生病,而且是前一天就病了。感冒,有医院证明,还找医生开了药?!?br />
    虎平涛微微皱了下眉:“那李博文呢?他没有参加郊游,理由也是生病……真病还是假???”

    陈妙筠神情凝重:“车祸发生后,如果不是新秋连续在夜间惊醒,我也不会对这件事产生怀疑。我后来专门约了李太,也就是李博文的母亲出来,悄悄谈了一次。那是个性格很好的女人,很随和。李太很喜欢新秋,一直把她当做儿媳妇看待,所以说话也就没有遮掩?!?br />
    “李太告诉我,李博文早在好几天前就准备好郊游所需的各种物品,包括食物和水??墒墙加纬龇⒌耐诽焱砩?,他半夜突然发烧,李太被吓得赶紧打电话叫急救车,把李博文送去医院看急诊?!?br />
    虎平涛右手食指轻轻点着桌面,若有所思:“也就是说,李博文没有撒谎,他的确是因为生病,无法参加郊游?”

    陈妙筠点点头:“是的?!?br />
    她把摆在桌上的文件袋推过去:“我收集到的信息都在这儿,这是副本,原件在我那里,如果您需要的话,我随时提供?!?br />
    虎平涛打开袋子翻了翻,发现陈妙筠没有隐瞒,之前都说过,区别在于纸面文本要更详细些。

    “好的,我回头再看?!彼鄙碜?,问:“陈女士,我能见见您的女儿吗?”

    与当事人接触,这是很重要的环节。

    陈妙筠没有回答,她转过身,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郭玲钰。后者回答虎平涛:“小虎,我给你安排了一个身份?!?br />
    虎平涛笑道:“不能直接接触?”

    郭玲钰解释:“新秋那孩子很敏感,尤其是现在,她对陌生人抱有敌意,也拒绝与外界接触。所以对你身份的设定,是我的一个远房表侄,常年在国外读书,今天刚回来?!?br />
    虎平涛耸了下肩膀:“好吧!那我叫什么名字?”

    郭玲钰递给他另一份文件:“这是关于你身份的各种信息。你现在就看,把各种细节背熟,千万不能露出破绽?!?br />
    虎平涛翻开,边看边说:“在法国留学……名字还是平涛,只是姓改了一下,姓郭……”

    郭玲钰认真地说:“记住,你是我的远房表侄?!?br />
    虎平涛抬起头问:“那我该叫您什么?”

    “姨妈!”郭玲钰笑道:“这个概念性的称呼很合适,也很亲切?!?br />
    ……

    郭玲钰给虎平涛转门安排了一个房间。他换了一套带连衫帽子的浅色运动装,对着镜子审视着自己的动作与表情,确定消除了习惯性的军人气质,装扮性增添了一些活跃成分,符合“留学生”这个身份,才拎着背包,下了楼。

    陈妙筠已经回去了。

    上了车,虎平涛与郭玲钰并排坐在后面,她解释道:“我约了今天晚上吃饭,借口是欢迎你从法国回来。记住,等会儿你见了新秋,千万不要提车祸的事?!?br />
    虎平涛点点头:“我明白……不过郭姐,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有些古怪?!?br />
    郭玲钰侧身注视着他:“你指的是什么?车祸?还是新秋本人?”

    “两边都有?!背旅铙薏辉诔?,虎平涛说话就比较直白:“如果换了是我,肯定第一时间报警。当然,我不是对郭姐您的这位闺蜜有看法,也不是觉得她为了女儿找人私底下调查的做法有问题。我只是觉得,她似乎隐瞒了一些事情?!?br />
    郭玲钰顿时来了兴趣:“你好像已经有发现了?”

    “发现谈不上,只是有些怀疑?!被⑵教稳险娴厮担骸叭鸥鲅鲇?,其中有四个请假。除了陈凤娇是有事情耽误,另外三个,季秋楠、杨益中、李博文请假的理由都是生病?!?br />
    “我看了陈女士给我的那些资料,这三个人的病因都是感冒……呵呵,现在是夏天,不是流行性感冒的高发期。光是这一点,就让人浮想联翩??!”

    郭玲钰压低声音问:“你怀疑李博文?”

    “谈不上?!被⑵教我∫⊥罚骸吧比俗靼甘且卸?。陈女士收集的资料很全面,上面显示:李博文是个性格开朗的男孩,学习成绩在班上排名中上,人缘不错,与同学之间虽然有过争执,却都是很普通的小事。如果因为这个就把全班人都记恨上,在校车上做手脚引发事故……那这种人也未免太可怕了?!?br />
    郭玲钰对此很认同:“是??!他和新秋是同年的,才十六岁?!?br />
    车内是封闭空间,坐在前面的司机是郭家心腹,虎平涛说话也不像在陈妙筠面前那样有顾忌:“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可以把这起事故当做一个案子来看待。我有理由相信,港城警方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没有对外公布相关的细节。因为这事儿太大了,五个学生死亡,几十个人受伤。在事情尚未查清之前,只能对外宣称是普通车祸?!?br />
    “陈妙筠肯定怀疑过李博文,可她没有证据?!?br />
    “另外,就算李博文是凶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有着大好前途??!家里经济情况优越,父母关系和睦,陈女士夫妻对他印象也很好,默许女儿与他之间的恋人关系?!?br />
    “姚新秋与他在同一所学校,而且还是两隔壁。杀人犯案,消息一旦传出去,或者被警方找上门,根本瞒不住,第一时间就会被姚新秋知道。到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就算不分手,姚新秋心里肯定有想法?!?br />
    说着,虎平涛加重语气:“所以查清这事儿的关键,还得落在郭姐您身上?!?br />
    郭玲钰很诧异:“为什么?”

    “陈妙筠不让我更多的接触她女儿,但姚新秋是查明真相的关键人物?!被⑵教谓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