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登陆

第一百一十七张 以诚御剑,方为上剑!

博鱼体育登陆 www.guiagayargentina.com 贪睡的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博鱼体育登陆 www.guiagayargentina.com,最快更新一剑绝世最新章节!

    很快,牧北回到太虹洞天。

    “小子,你去哪了?”

    易长河上前问道。

    “去了趟万剑洞天?!?br />
    牧北道。

    说着,他将从万剑洞天卷来的功法宝术全部交给易长河。

    这些东西对他没有任何用,但对太虹洞天却是意义惊人。

    随后,他又取出一些灵石灵药,太虹洞天很缺修炼资源。

    易长河动容:“这……”

    “我去抄了万剑洞天?!?br />
    牧北笑道。

    易长河倒吸凉气,而后朝牧北翘起大拇指。

    太剽悍了!

    十八岁,真气境而已,抄了一个洞天大教!

    逆天至极!

    “你真是我太虹洞天的福星??!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当就是那日去万剑洞天转悠了!”

    他叹道。

    牧北笑了笑,简单与易长河聊了会儿,而后回到居舍。

    从万剑洞天搜刮到两万多块三品上等灵石,给了太虹洞天五千,他还剩两万。

    他取出两万灵石,再次疯狂的修炼。

    很快,九天过去,他炼化掉一万多块三品上等灵石,修为再次提升,达到真气境中期。

    体内的气更强了!

    “我这身体,当真越来越耗灵能了?!?br />
    他叹道。

    一万多块三品上等灵石,都足够一个真气境初期的修士修炼到罡气境巅峰了。

    可他,却仅仅只是修炼到真气中期。

    这么大的消耗量,简直夸张到离谱。

    不过,谁让《一剑绝世》带来的实力强到逆天呢?有这么大的消耗也属正常。

    顿了顿,他取出灵药淬炼修为,而后又研习御剑术,已可同时控制一百柄剑。

    修炼暂时告一段落,他盘膝居舍内,开始参悟剑道。

    “剑城、剑心、剑势、剑意!”

    他低语。

    何为剑诚?

    何为剑心?

    何为剑势?

    何为剑意?

    对这些,他一片朦胧。

    他想去翻阅万剑洞天历代强者留下的修行心得,看看是否能查到,却又打消了这个主意。

    既然选择走剑道,那么就得靠自己悟!

    自己悟懂,才能真正将剑道走的透彻!走的强盛!

    否则,若真要去查典籍,何不直接请教白衣女子?

    相比那位白衣姐姐,万剑洞天的剑道经验算得了什么?

    悟剑!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盘膝居舍内,除了吃饭睡觉,其它时间全部在悟剑!

    一晃,半月过去。

    这天,一柄柄灵剑从他的纳戒飘出,漂浮半空,近乎将他这间屋子填满。

    “伙伴们,日后并肩作战?!?br />
    他微笑。

    话落……

    铿!铿!铿!

    百柄灵剑发出嘹亮的剑吟,剑气冲云霄,顷刻间震碎这间居舍,冲刺苍穹。

    它们沐浴金色剑气,冲上数百丈高空,随后又俯冲而下,环绕到牧北身畔。

    牧北微笑,半月悟剑,他踏出剑道第一步,明白了【剑诚】这两个字的意义。

    剑道者,当视剑为伙伴,当视剑为战友,而不是简单将它们当作杀伐工具。

    以诚御剑,方为上剑!

    百柄灵?;啡扑砼?,施施然旋转,一时间,他体内的气生出一次大质变。

    修为没有提升,但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气更强了,比之前强盛了足足三倍!

    “还算不错?!?br />
    白衣女子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而后安静下去。

    牧北隔空朝白衣女子行了一礼,若非对方初始指点,他不可能这么快踏出这一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易长河和柳擎等人快步走来。

    “没什么,修炼到兴头上,不小心弄坏了屋子?!?br />
    牧北笑道。

    易长河等人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倒也没多问。

    而后,宗门给他安排了一间独立阁楼。

    新阁楼非??沓ê桶簿?,接下来的日子,牧北每日都是修炼和悟剑。

    转眼,两天过去,太虹洞天来了三人,其中两人牧北认得。

    九黎洞天庞佑尺,庚悬。

    另外还有一个灰袍老者,九黎洞天元老。

    不久前,牧北击溃庚悬,如今,庞佑尺和这一脉的元老带庚悬来挑战牧北。

    “今日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庚悬盯着牧北,阴测测的道。

    “你确定?”

    牧北道。

    “怎么,怕了?”庚悬讥笑:“若你没胆,大叫我三声爹,我转身便走!”

    牧北看着他:“大叫三声什么?”

    “爹!”

    “诶!儿子乖!”

    牧北淡声应道。

    柳擎和易长河等人噗嗤一声笑出来。

    庞佑尺和这一脉的元老则脸色一沉。

    庚悬反应过来,当场暴怒,额上青筋凸起,死死盯着牧北:“少牙尖嘴利!敢迎战否?!”

    “你如此疯狂的求死,我又怎能不答应?”

    牧北叹道。

    柳擎等人后退,转眼空出一片战场。

    庞佑尺看着柳擎道:“柳洞主,公平生死战,稍后可谁都不能插手,否则猪狗不如!”

    柳擎随意点头,表示没有意见,牧北道:“柳洞主看上去胜券在握,不若来场赌注?”

    “什么意思?”

    “我若赢,你和那位元老的纳戒以及纳戒中所有东西,都归我。我若输,太虹洞天内的所有宝物任你们挑选?!?br />
    牧北道。

    庞佑尺呵呵一笑:“看来,上次侥幸胜过庚悬后,你变得无比自信!”他看向柳擎:“你可认可他作这等赌注?”

    “自然?!?br />
    柳擎道。

    庞佑尺于是点头,眼中带着一抹戏虐,看向牧北道:“好,我答应了!”

    牧北笑了笑,看向庚悬:“来吧?!?br />
    庚悬狂笑,狂暴的气豁然荡开,罡气境大圆满的气势震的空气嗤嗤响。

    “没想到吧,这般短暂的时间,我擎至了这等高度,无限逼近真元境!现在的我,再也不是之前可比!”看着牧北,他笑的很狰狞,毒辣道:“今日,你必……”

    铿!

    剑啸刺耳,打断他后面的话,一柄灵剑自牧北身前出现,激射而上。

    快到吓人!

    庚悬脸色大变,连忙祭出罡气铠甲。

    不过,灵剑锋锐,瞬间便将罡气铠甲震碎,令他横飞七丈多远。

    人还在空中,便直接喷出一大口血。

    庞佑尺和这一脉那个元老齐齐变色。

    庚悬稳住身躯,一声怒吼,祭出一口通灵宝刀,双手持刀斩向牧北。

    不过,他才刚举起刀,牧北祭出的灵剑便激射而至,噗噗两声将他双手斩下。

    “??!”

    庚悬惨叫,再次横飞。

    牧北站在原地不动,唯有那柄灵?;饕坏拦庹豆?。

    “你敢!”

    庞佑尺怒吼,豁的冲出去阻止,却终究是慢了一步。

    噗!

    血水迸溅,庚悬的头颅斜着飞出,滚落出去三丈多远。